ipo的流程:IPO 中律师、券商和会计的尽职调查内容有什么不同吗?为何三方都要做一遍尽职调查?作者:FlossDeGloss

发布时间:2020-06-02 18:00:13   来源:网络 关键词:ipo的流程

理论+实操捋一遍IPO中的尽调。理论和逻辑是通用的,本身这东西就是源自西方;实操针对镜外(US)IPO,具体方面国内IPO可能并不相同。比如说招股书,国内一般由券商撰写,美国则是由律师来起草的,对应的尽调工作就会有所不同。

(答主为图方便大量中夹英,不能接受可以无视这个回答。)



首先你得先搞明白IPO的参与者都有哪些,以及IPO中尽职调查的目的是什么。

一般来说,IPO参与者有以下几个:

1)the company's management and board,拟上市公司高管及其董事会;

2)the company's counsel,公司律师;

3)the company's auditor,公司审计;

4)the underwriter,承销商,一般就是投行、券商,涉及到承销团的话,负责IPO进程的那个就是主承销商;

5)the underwriter's counsel,承销商律师;

6)others,比如特殊行业特殊领域的专家、咨询以及financial printer等等。


参与者要搞清楚,不然你光说律师,是你公司方的律师,还是我投行方的律师?这两方尽调的目的以及工作可是不一样的。要知道有些时候本应该是公司律师去做的事,因为公司律师不给力,最后还是得投行律师顶上。公司律师不给力的原因很多,可能是因为没IPO经验水平有限,也可能是不信任投行和投行律师。有一点必须要明白,IPO的最终目标是为了上市,为此各方团结一致不眠不休一起奋战,理论上这么讲没错,但实际上,在整个IPO过程中,并不是各方都利益一致的,每一方都有自己的小九九,every player is optimizing for their own interests。所以,IPO过程中,各方可能会有摩擦,会有利益冲突,你瞒我瞒,公司高管隐瞒信息,公司律师帮着隐瞒,投行和律师可以就公司不想在S1中披露的问题可以跟SEC打擦边球,同样的公司审计对于一些问题也可以和法律法规打擦边球,因此对于审计摸出来的“底”是不是真的“底”,投行也得有判断,也因此可能会导致大量的重复工作。举个最显而易见的例子,S1即registration statement的起草工作,主要是由公司律师来做,公司律师要做的是审阅所有文件、协议等以确保公司S1在法律法规框架内对必要信息进行了充分披露,确保公司IPO的各环节都在法律框架内,说白了就是guide the company ;而投行律师呢,说到底是为了确认投行在未来需要面对的责任风险,并不是说反正都是律师,你公司方律师说什么就是什么了,不然以后出了问题,投行没办法做due diligence defense。


那么IPO中,尽职调查的目的是什么?

狭义上来讲,尽调是为了让承销商对公司各方面能有一个清晰的认识、评估,以及最重要的,确认S1中信息的准确性以规避自己对misleading/incomplete/incorrect disclosure的责任。从这方面来讲,尽调主要还是针对承销商及其律师而言的,公司律师和审计所进行的不叫尽职调查。IPO实操中,也基本上是投行和律师形影不离,审计他们自个儿干,有问题了才会找他们。

但从广义上讲,每一个在S1上签字的人,都要对招股书中的重大错报/漏报等负责,除非他能证明自己对信息进行了充分合理的调查,即履行了尽职调查。从这方面来讲,IPO中所有涉及人员,包括公司高管、投行、律师、会计等,都要对自己进行的工作尽到尽调责任。在尽调中,公司管理有责任向各方提供必要的信息,CFO和公司律师在审计的协助下,就必要的财务状况进行披露,起草S1;审计(会计师事务所)对公司进行审计并出具报告,IPO中审计需要向承销商和董事会提交comfort letter,以表明自己的独立性以及S1中对财务信息披露审计意见的准确性,因此就公司的financial statement/accounting policies/internal control等,审计同样需要进行due diligence review。 一般来说,IPO正式拉开进程前,会有一个prep work阶段,说白了就是拟上市公司聘用合适的律师、审计以及投行bake-off阶段,公司一旦找好了律师和审计,相关的工作就已经开启,就公司的框架、管理、资本结构、财务信息等等入手准备,律师和审计的尽调工作相应展开。


尽调在实操中其实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模版供你照本宣科,虽然会有很多书籍资料告诉你尽调清单怎样怎样。尽调是一个ongoing的问题,并不是说你照着清单解决了某一项就算完成了对这一项的尽调工作。实操中,due diligence process can be pretty repetitive,因为随着对公司情况的深入了解和越来越多的信息得到披露,对先前的问题可能会有新的发现,而且各方对同一个问题的理解也可以不同,所以在尽调中各方就同一个问题反复调查,这是很正常的。另一方面,每个企业的情况不同,尽调需要涉及的点也就不尽相同,毕竟reasonable investigation中这个reasonable,是要根据具体情况来看的。比如说,非上市公司财报不是必须要经过审计,那么拟上市公司如果每年都规范审计,或者从来都没有审过,或者虽然审计但做得很不规范,这几种情况下各方尤其是审计人员所要进行的工作会很不一样,其间所涉及到的due diligence也会不同。



既然尽调是个issuer-specific, offering-specific的问题,那么各方的尽调工作就只能从框架上来说。尽调包括书面和口头两方面,一般来说尽调主要涉及到以下几个方面:

1)background due diligence

主要就是投行及其律师通过公开的数据、资料等对公司及所在行业进行背景调查。这个没什么难的,毕竟投行有大量行研资料。


2)business due diligence

IPO正式开始的标志是organizational meeting,就是各方参与者就拟上市公司的各个方面(fundamentals, history, financials etc.)关小黑屋开会。会议会跟着很多Q&A,说白了,就是公司“讲故事”,投行就这个故事“找漏洞”,一般投行方律师会有很多提问,因为他们的工作就是为了规避投行责任。

对于business due diligence,律师,包括公司律师和投行律师,往往都会要求公司提供一系列文件,包括basic doc including certificates, bylaws, board minutes/ subsidiary doc/cap table including shareholders info and ownership shares等等。

除了这些文件,尽调工作同样包括大量与公司管理人员的interview,并且贯穿IPO始终。其中重要的一个就是management presentation,一般会和organizational meeting同时或者紧跟其后,主要是公司高管就公司各方面向投行和律师进行陈述。这部分主要是投行和律师做尽调,工作包括:interview with senior management, as well as officers in charge of marketing, production, human resources etc.(有时候你会“欣喜”地发现同一个问题不同的人会给你完全不一样的答案)/ interviews with major suppliers, distributors, customers/ site tours/ background check of management等等。有时候投行会直接跳一些部分,这部分的尽调工作就由投行方律师来做。不过大部分时候都需要投行和律师随时保持沟通,就彼此掌握的情况及时共享。现在的话,一般都用virtual data room。


3)financial due diligence

主要是投行bankers和in-house financial staff的工作,律师也会参与其中以了解公司目前的财务处于什么状况,毕竟律师是起草S1的主力,必须要明白S1中的内容是不是在法律范围内。

Financial due diligence 总的来说包括两方面,一个是对公司的历史财报以及预计财报进行review,一个是MD&A( management's discussion& analysis)。

IPO财务尽调中,投行一般对公司的projection and business model比较关注,这部分内容一般可以在招股书中的business strategy部分或者MD&A部分看到,主要就是分析projections下各种assumptions的合理性以评判公司的商业模式。另一个关注点就是capital plans,bankers和律师得确认公司的信用额度能否支撑得起它的商业计划。有时还要计算offering会不会造成企业违反财务约定的情况,thereby require amendment as a condition to closing.

投行主要是为了深挖数字背后的内容,比如之所以着重growth strategy, pro forma revenue and operating assumptions,也是为了确定一个lender会用到的normalized EBITDA run rate。还比如对于cash flow loan中的earnings,要继续深入看这个收入的驱动因素,这就需要审查profit centres' revenue, contribution margins and cost centre's cost structures来分析这个收入。


4)accounting due diligence

对于财务信息、会计信息、会计政策等,auditors的尽调责任体现在出具合理的审计意见和审计报告并出具comfort letter。Comfort letter的主要目的是provide assurance that the financial information in S1 is accurate and is independently audited,它是投行做due diligence denfense的重要证据。

但是,这并不代表有了审计的comfort letter,投行和律师就可以当甩手掌柜了。投行和律师除了interview公司的财务、会计负责人外,还会interview审计人员,就公司的financial statements and its accounting policies, staff, systems and controls进行必要的商讨。理论上是这么着,不过实操中很多时候投行主要还是关注可能存在的风险,以及对各种风险的应对。投行对审计的interview也不会那么细,很多时候还是由律师进行。


5)legal due diligence

这个是投行方律师的工作,通常投行对此会此监督作用。这个过程包含了大量繁琐细致的文件汇集,一般来说投行方律师会有一个legal due diligence request list,清单中包括但不仅限于:boards minutes/lawyers'letters to accountants/bylaws/D&O questionnaires/investor agreements/employment agreements etc.另外,对于underwriting agreement中的representations and warranties也通常是由投行律师来谈,这种谈判同样会伴随着产生各种due diligence issues。

投行律师一般会向投行提供10b-5 opinion,表明律师IPO中信息收集中以及在最后的招股书中,并没有发现任何重大错报/漏报风险。同时,投行也会收到公司律师提供的类似的这么一个opinion。这些文件都是投行尽调工作的记录,将来如果出现问题需要做due diligence defense的话,和comfort letter一样,都会成为投行辩护的证据。

更多回复:

知乎网友牛奶芝士酸汤鱼:
因为证监会只管得了券商,出事就找券商麻烦,券商本来不用做会计师和审计师的事情,只专注自己那块就好了,但由于要全面负责,所以全都要管。

知乎网友专吃豆子:
每个机构的侧重点不同阿,会计事务所侧重财务方面,确定财务方面是否有重大风险,律师事务所侧重法律方面,确定是否存在法律风险,而券商的职责是统筹全局,判断整个企业在经营、财务和法律这三个方面是否有重大风险。

知乎网友刀小白:
排第一的以及匿名用户那个回答已经很不错了。
我就就事论事回答一下题主的问题:

1. 三方DD(顺便财务做的是审计不是DD)的内容不一样,即便索要的文件相同,但角度和侧重点并不相同
2. 三方都只会在各自专业领域发表意见,律师查看财务文件不等于他会对财务问题发表意见,他看财务数据只是为了印证法律问题的答案

举个例子:

你肯定不会让一个眼科医生给你出全身体检报告
你去看外科、内科,哪怕牙科,都可能让你去验血和照片子

猜你喜欢